•   《电子商务法》正式施行半年有余,而几千元的张大千、齐白石等名家字画,依旧在京东珍品拍卖等平台上拍,有业内专家表示,平台在审核和监管层面,要拿出“刮骨疗伤”的力度,才有可能扫除赝品顽疾,否则这些问题将成为平台品牌和长远发展的一大“雷区”。

      近年来,京东在艺术领域不断精耕细作,从拍卖、艺术到非遗等几大板块的先后设立,其战略意图也逐渐清晰。7月12日,北京京东世纪贸易有限公司全资成立广东京东瀚英拍卖有限公司,注册资本500万元,实际控制人以及最终受益人为京东香港国际有限公司,持股比例100%。此消息一出,很快引发业界热议,甚至引发“京东要进军线下拍卖”的猜想。

      对此,京东拍卖相关负责人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成立这一新的拍卖公司,主要是为了增加经营范围,根据业务发展情况和需求对现有业务进行补充。这一新公司隶属于京东拍卖,会在未来探索更多的拍卖模式、实现多领域的业务发展,为B端合作伙伴和C端用户提供更优质的竞拍服务体验”。换言之,京东拍卖做的是平台,依然是线下拍卖机构的合作者,而非竞争者。

      值得一提的是,线上电商与线下实体并非水火难容,曾经泾渭分明的两大业态正在走向融合。这一变化同样适用于京东拍卖,平台模式是京东拍卖的定位,而入驻商户就是平台的核心资源,这种合作模式在成立之初就已经牢牢将两者捆绑。

      2016年成立,得益于京东品牌支撑以及流量注入,京东拍卖很快崛起,在短短三年的时间内成为业内重要的艺术品电商交易平台。从业务门类来说,涵盖了珠宝玉器、文玩收藏、紫砂陶瓷、艺术品、工艺品等九大板块,每天开拍的专场大概有数十个之多。

      其实,京东拍卖从成立之初就从未停止线下拓展之路,比如多次与拍卖公司一同组织策划线线下体验馆。京东拍卖方面曾表示,这是线上交易成熟之后的互联网模式创新。有业内专家表示,“线上线下打通融合早已成为互联网企业的共识,比如京东线下便利店、阿里旗下的盒马鲜生等。对于京东拍卖而言,自然也不会固守线上,因为平台的核心资源主要在线下,盘活、凝聚这些资源的一大方式就是组织线下活动”。

      线上交易节约的不只是交易成本,还有时间成本,也让平台收获了更多的客群。中国收藏家协会国际交流委员会主任王竹表示,“从未来的发展趋势看,线上交易会扮演越来越重要的角色,因为线上交易人群和线上传播的广度、线上交易的方便程度以及大众的接受度都会越来越高,艺术品线上交易的发展前景值得期待”。

      线上艺术品交易平台前景可期,但在热闹的景象背后,一些问题也逐渐显现出来。有业内人士爆料称,不少线上交易平台的艺术品真伪存疑,京东拍卖同样存在这类问题。对此,京东拍卖相关负责人给出这样的解释,“拍品上拍时,京东拍卖平台要求商家进行例如文物报备、工商登报等国家要求的相关手续,并在线上专场展示文物局下发的批复文件;同时,京东拍卖与拍卖行业专业人员会对拍品进行线下实物检查,保证拍品品质。特殊艺术品,例如具备较高收藏价值的名家作品在上拍前,京东会要求委托方出具第三方鉴定信息,审核无误后才可上拍”。

      然而,一些问题的出现也反映出审核机制仍然存在漏洞。北京商报记者专门登录京东拍卖网页查询发现,在7月23日举行的“东方求实文物艺术品专场”、7月24日举行的“中国近现代书画收藏专场”中,张大千、齐白石、徐悲鸿、启功、黄胄等艺术大家的作品基本都在数千元上下,价格与实际的市场价格相去甚远。一些新买家抱着捡漏的心态入场,往往最终叫苦不迭,在黑猫投诉平台、聚投诉平台、贴吧等平台都能看到关于赝品或者品相不符的投诉。

      当代书画板块中,著名书法家欧阳中石的一幅3平尺作品以734元成交,星云大师的一幅4平尺书法以750元成交,中国书法家协会主席苏士澍的近5平尺的书法作品以683元成交。中国书画收藏家协会的资深藏家李先生与苏士澍相识多年,他表示,“真伪和价格暂且不说,这家公司信誓旦旦地承诺作品为艺术家本人创作,却犯了低级的常识性错误,错将苏士澍的头衔写为中国书协理事,要知道苏士澍在2015年就已经当选为中国书协主席了”。

      对于买家而言,对入驻机构所承诺“为艺术家本人创作”的信赖更大程度源于对平台的认可,相关审核一旦缺失,就会使平台陷入被动,同时对买家以及艺术家本人也是一种伤害。王竹表示,“赝品是收藏市场长期存在的问题,不只是线上平台,线下也存在很多乱象。客观而言,艺术临摹或学习是继承的基础,对艺术发展是有促进作用的,但如果把仿冒的艺术品纳入到商业行为中,甚至还明确标注是艺术家本人创作,这就涉嫌欺诈了,要加以限制和杜绝”。

      截至目前,《电子商务法》已经施行半年有余,从行业角度而言,这一法律的出台将电商正式纳入法律监管体系,对行业的长远、良性发展是一种利好。

      京东珍品拍卖采取的是机构入驻的形式,规定相关责任由送拍机构承担。这是否意味着平台就可以置身事外呢?根据《电子商务法》第四十五条明确规定,“电子商务平台经营者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平台内经营者侵犯知识产权的,应当采取删除、屏蔽、断开链接、终止交易和服务等必要措施;未采取必要措施的,与侵权人承担连带责任”。

      “不售假货”,是京东一直强调的底线,但京东珍品拍卖的平台模式决定了准入机制的开放性,如果审核和监管机制出现缺项,一些问题就会接踵而至。对此,京东拍卖相关负责人表示,“京东拍卖有严格的商家准入门槛,对商家资质进行严格审核。拍卖公司商家必须具有国家颁发的经营资质,注册资金高于1000万元,同时需具备一定的线下经营规模,并支持拍品线下预展及仓库存储。对于发现品质有瑕疵的机构、商户,京东拍卖平台会进行关停处理”。

      有业内专家表示,真伪鉴定是一门很复杂的学科,让线上交易平台来保证拍品的真伪,这是不现实的。平台一般是将精力放在入驻商户的资质审核上,很难对拍品逐件进行审核,一旦商户的自律性不够或者平台的监管不够,就会出现漏洞甚至纠纷,平台能做的往往就是保证纠纷处理和赝品退货的渠道流畅。显然,这是一种被动机制。

      在王竹看来,“对于京东拍卖这样的平台来说,入驻商户就是它们的品牌载体,除了对入驻商户进行严格审核之外,还应该将它们的经营状态、诚信情况、投诉率等指标纳入监管范围。同时,应当建立鉴定专家团队作为智库,对上拍的艺术品,尤其是较高等级的艺术品进行审核和把关。对于平台来说,信誉和品牌是第一位的,这是长远发展的根本保证”。

      现实情况是,新入场买家往往成为赝品的重灾区。对此,王竹也给出了他的建议,“新买家要多看少买,如果计划介入收藏,还是要多去美术馆、博物馆看看,加强自身文化修养和艺术品鉴赏能力。对于京东拍卖而言,应该加强实用性、可操作性强的尝试,比如线下搞一些用户的见面会或者艺术沙龙活动,提高用户的艺术鉴赏知识的同时,还能拉近与用户的距离,增强用户的体验感”。

    上一篇:

    下一篇:没有了

    司法拍卖
    司法拍卖
    2019-11-21 18:37
    阅读数 2881
    评论数 1
I'm loading
 家电维修|北京赛车pk10